为什么瑞典的警察要把游客带到墓地,而不是带回警察局?

为什么瑞典的警察要把游客带到墓地,而不是带回警察局?

—- 看看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临床免疫系潘嫱教授如何解释

晨雾 /

瑞典警方粗暴对待中国游客事件还在继续发酵。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的事实被披露出来,“戏剧情节”在发生反转。当作为第三方的路人披露的视频曝光之后,连当事人曾先生也不得不对环球时报记者承认自己“失去理智了”、“
网上流传的视频中一样,把背包向地下一扔,然后向前扑倒在地上嚎叫”。

我们读一下今天(9月17日)的环球时报,再对比一下前几天的环球时报,关于此事件的报道口气显然缓和多了—-
似乎在找台阶下。已经算比较实事求是了。那位作为“儿子”的曾先生的错误也经由他本人在环球时报上证实了:

“根据旅店规定,曾先生2日下午才可以办理入住,1日凌晨,他们一家抵达时被旅店告知没有空房,但被允许暂时坐在大堂。”

—- 按照这个计算,误订酒店不是少了1晚,而是两晚。1日凌晨抵达,说明是31日晚上下飞机如果2日下午才能入住,那订的是2-3日一晚。居然差了31-1和1-2两晚呀!(我怀疑是环球时报搞错了)

“这时我已经崩溃、失去理智了”,曾先生承认,当时他就和网上流传的视频中一样,把背包向地下一扔,然后向前扑倒在地上嚎叫。

—-
不管什么原因,深夜自己自动扑倒在地嚎叫。很容易被误认为是醉汉或者精神病发作吧?

瑞典《晚报》16日援引一名当地目击者的说法称:“中国人分明是在演戏,没有人对他做什么,他就扑倒在地上。”对此,曾先生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承认在街上确实有大声抗议、喊叫。

—-
环球时报在报道这个情节是实事求是的。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有两个情节基本上已经没有大的争议了。

1.曾先生误定漏订酒店值得同情。一家三口试图在酒店大厅过夜,无论是否付费,都可以与酒店协商解决。但是必须强调的是,这不是酒店必须履行的义务。酒店可以同意,也不同意。当酒店不同意的时候,就必须离开。半夜大声吵闹会让酒店感觉秩序受到了影响甚至安全受到威胁。酒店在保安驱离无效的情况下,采取报警处理并无无过错。

2.两名女性警察来驱离曾先生等三人无效。目前的报道看,曾先生和母亲是自行走出酒店的,父亲是走到门口后被两名女警抬出门的。从视频看,曾先生随后自行扑倒在地嚎叫。此过程不能认为是暴力执法。即便在中国,警察执法受阻,不得不发生肢体接触时,出现类似情况也属于正常。

目前有争议的是后面发生的事情:为什么瑞典警察要把游客带到所谓的墓地附近“扔掉”,而不是带回警察局?这也是我们很多中国网民所不理解的。难道这就是瑞典的国情?据瑞典驻华大使馆发布的消息,“瑞典方面都会指派专门的检察官对案件进行独立调查以确定警方是否有失职或违法行为”。对此我们只能静候。

但是我们看到网传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临床免疫系潘嫱教授对此事件发表了看法。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答案。

这位潘嫱教授是谁呢?
2015年12月09日在屠呦呦获得诺奖期间,人民网-科技频道(记者李玫忆等)独家专访了一批瑞典著名科学家,其中也包括了潘嫱教授和她的丈夫兰纳特教授。她是接受专访的唯一一名华裔科学家,她在瑞典已经生活了30多年。

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临床免疫系潘嫱教授和丈夫兰纳特教授表示:“祝贺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这项对于世界科学家最高的荣誉,实现了好几代人的梦想。如果我有幸见到屠呦呦本人,我一定会对她说,她为传统中医药的发展提供了非常好的范例。未来,中医的发展不仅仅是传承传统技艺,还要在制药上取得繁荣。”

网传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教授潘嫱的观点全文我们会在文后转载。我们看到她在谈及瑞典警方执法时候是这样说的:

值班警察到场,发现没有人身伤害,不属于刑事案件。但曾家争执吵闹显然影响到他人休息,就按照公共治安事件处理,两位女警察强行将曾先生一家三口抬出旅店,但从曾先生自己散发的视频里,都是轻抬轻放,没看到动作粗鲁或暴力殴打。此时曾家三口认为被歧视欺负,在酒店外高声哭骂,呼叫“瑞典警察杀人啦”
。按照瑞典治安法例,对抗执法并大喊大叫,影响周边居民健康安全,警察有权采取强制措施。于是将三位强行抬上警车,按惯例送到南部近郊一个常规释放点Skogskyrkogården,
(瑞典语森林墓园)放下他们让其冷静。

瑞典警方处理吵架争执,只要没有人身伤害,一般只是拆开双方,分头驶离事发地点,通常是Skogkyrkogården
(市南郊)和Solna Kyrkogården
(北郊)。他们照章办事,无可厚非。但是,在处理这件事上有失偏差:他们对人生地不熟的游客应该和当地居民区别对待,找出更好的办法。加上南区的释放点Skogskyrkogården离公共墓地很近,西方人可能无所谓,但国人很忌讳。估计双方口角失控,情绪激动没能更好处理,甚是遗憾。

如果潘嫱教授的说法成立并被证实,那么瑞典警方在处理没有人身伤害,不属于刑事案件的纠纷时候,把当事人带到所谓的“墓地”就属于正常的例行公事那是人家瑞典的国情惯例,对待本国国民也是这样。瑞典警方的过错在于没有考虑到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没有顾忌中国人对墓地很忌讳,称之为“被扔到了坟场”。容易引起中国人的公愤。

另外瑞典警方还有一个目前未能解释的过错是事件发生了十几天都没有一个官方的调查和处理。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潘嫱教授所了解的事实漏掉了一个不易被察觉的微小情节。那就是起初曾先生三人向酒店要求在大厅休息,并没有发生什么。至少可以认为是暂时被允许的。正因为如此,曾先生才能放心地把父母留在酒店大厅独自外出了一趟。曾先生自己解释是去找别的酒店。但是关键的一个情节出现了:曾先生又领来了一个女人回来,这个女人在酒店没有任何预定,也是来大厅要求休息的。这女人首先被酒店强行要求离开了。按照曾先生的解释,那女人也是找酒店的留学生,曾先生担心她的安全把她领回酒店休息(至少这时候他默认酒店是允许休息的)。对此我们中国人都能理解。但是他想过没有,酒店未必明白,酒店会不会这么想:光你们三个人在这儿休息还不算,你还往这里领人?这还有完吗?后来的事情就发生了变化。。。我就不说了。

下面全文转发《网传潘嫱教授关于瑞典警方粗暴对待中国游客事件的综合判断》:

免疫学博士、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教授潘嫱

一早醒来,被国内朋友的微信刷屏,和前一阵青少年烧车事件连在一起,都担心以和平幸福著称的瑞典会这么快堕落到令人堪忧的境地。

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浏览各群爆棚的信息,联系了涉事酒店Generator
Hostel和警方,终于把理出了个大致头绪脉络。在此对各位亲友的担心表示感谢,但必须再次声明,瑞典并没有堕落,还是讲法制和人权的社会。但这次旅客事件,只是由于文化差异和交流困难而发生了许多令人遗憾的误会。从这件事上深深体会到国内自媒体的辐射穿透力和影响力。

现在把我了解到的非全面实事和一些个人观点和大家分享一下,供各位在判断时参考:

1.
曾先生携退休父母来瑞典自由行,斯京段订了经济型的2星青旅Generator
Hostel,2/9午夜到达酒店,但按酒店规定要下午三点方可入住,可能是由于时差误会少订了一天。据称当时酒店客满,无法办理入住手续,请他们下午再来。这时可能因为长途旅行劳累,加上父母埋冤,脾气不好,开始高声争辩,拒绝离店。

2.
曾先生一家人生地不熟,想按照国内做法,在旅社逗留到天亮,以父母六十高龄身体欠佳理由要求酒店让父母在旅社大堂卧躺休息。酒店因为设施不足,大堂空间有限,加上瑞典酒店法对服务区域的用途严格,不让将就,拒绝了曾先走要求。争执升级,气氛更加紧张。酒店保安干涉未果,认为酒店前台人员有人生危险,终于报警。

3.
值班警察到场,发现没有人身伤害,不属于刑事案件。但曾家争执吵闹显然影响到他人休息,就按照公共治安事件处理,两位女警察强行将曾先生一家三口抬出旅店,但从曾先生自己散发的视频里,都是轻抬轻放,没看到动作粗鲁或暴力殴打。此时曾家三口认为被歧视欺负,在酒店外高声哭骂,呼叫“瑞典警察杀人啦”
。按照瑞典治安法例,对抗执法并大喊大叫,影响周边居民健康安全,警察有权采取强制措施。于是将三位强行抬上警车,按惯例送到南部近郊一个常规释放点Skogskyrkogården,
(瑞典语森林墓园)放下他们让其冷静。

4.
曾先生一家在愤怒和恐惧中煎熬许久才得到路人帮助返回市区,并即时回国。返家后通过自媒体寻求伸冤维权,得到外交部重视,展开了维权行动。先是照会瑞典外交部,要求调查并还以公道。由于瑞典官方一直没有回应,驻瑞典使馆执行祖国意志,发出旅行警示,措辞异常强硬,国内各大媒体纷纷转载,舆论大哗。

综合各方信息判断,个人管见:

1.
瑞典警方处理吵架争执,只要没有人身伤害,一般只是拆开双方,分头驶离事发地点,通常是Skogkyrkogården
(市南郊)和Solna Kyrkogården
(北郊)。他们照章办事,无可厚非。但是,在处理这件事上有失偏差:他们对人生地不熟的游客应该和当地居民区别对待,找出更好的办法。加上南区的释放点Skogskyrkogården离公共墓地很近,西方人可能无所谓,但国人很忌讳。估计双方口角失控,情绪激动没能更好处理,甚是遗憾。

2.
瑞典警力本来不足,事发时段,瑞典正值大选前夕,为保证选前治安稳定,警力更是捉襟见肘,疲于应付;加上因为桂明海事件两国外交处于低潮,瑞典外交部的工作积极性不在状态,不够重视,因此疏于回应,令中国外交部更加愤慨,于是冲突升级;

3.
瑞典警方对中国大妈的泼辣劲严重缺乏认知,受了刺激后措手不及,没能完美处理。和几周前误杀智障青年一样,还需要加强应急培训。

4.
曾先生一家对瑞典文化更是不了解,以为通过吵闹就可以赢得店方警方恐惧而让步,殊不知瑞典是非常尊重法治和人权的国家,对干扰他人休息,威胁他人安全非常反感,为此两个老人涉事,也未能赢得同情。这不能说是歧视,而是误会居多。至于Skogskyrkogården被误解成森林和野兽,那更是情有可原。

5.
瑞典外交部、警方疏于回应,两周了还没有一个明确答复,令事件不断升级,今天在热心华人供稿后瑞典晚报(Aftonbladet)才开始报道,使警方开始特别调查,肯定有不足地方,涉及到两国政治外交,一切都会复杂化。

但一旦主流媒体开始报道,真相一定很快披露,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作为一个在瑞典生活了三十年的华人,很希望祖国富强,更希望两国关系健康良性发展。相信在真相大白后两国政府能理性处理这件其实不是大事的事件。

(免疫学博士、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教授潘嫱)


 

为什么瑞典的警察要把游客带到墓地,而不是带回警察局?

为什么瑞典的警察要把游客带到墓地,而不是带回警察局?

—- 看看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临床免疫系潘嫱教授如何解释

晨雾 /

瑞典警方粗暴对待中国游客事件还在继续发酵。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的事实被披露出来,“戏剧情节”在发生反转。当作为第三方的路人披露的视频曝光之后,连当事人曾先生也不得不对环球时报记者承认自己“失去理智了”、“
网上流传的视频中一样,把背包向地下一扔,然后向前扑倒在地上嚎叫”。

我们读一下今天(9月17日)的环球时报,再对比一下前几天的环球时报,关于此事件的报道口气显然缓和多了—-
似乎在找台阶下。已经算比较实事求是了。那位作为“儿子”的曾先生的错误也经由他本人在环球时报上证实了:

“根据旅店规定,曾先生2日下午才可以办理入住,1日凌晨,他们一家抵达时被旅店告知没有空房,但被允许暂时坐在大堂。”

—- 按照这个计算,误订酒店不是少了1晚,而是两晚。1日凌晨抵达,说明是31日晚上下飞机如果2日下午才能入住,那订的是2-3日一晚。居然差了31-1和1-2两晚呀!(我怀疑是环球时报搞错了)

“这时我已经崩溃、失去理智了”,曾先生承认,当时他就和网上流传的视频中一样,把背包向地下一扔,然后向前扑倒在地上嚎叫。

—-
不管什么原因,深夜自己自动扑倒在地嚎叫。很容易被误认为是醉汉或者精神病发作吧?

瑞典《晚报》16日援引一名当地目击者的说法称:“中国人分明是在演戏,没有人对他做什么,他就扑倒在地上。”对此,曾先生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承认在街上确实有大声抗议、喊叫。

—-
环球时报在报道这个情节是实事求是的。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有两个情节基本上已经没有大的争议了。

1.曾先生误定漏订酒店值得同情。一家三口试图在酒店大厅过夜,无论是否付费,都可以与酒店协商解决。但是必须强调的是,这不是酒店必须履行的义务。酒店可以同意,也不同意。当酒店不同意的时候,就必须离开。半夜大声吵闹会让酒店感觉秩序受到了影响甚至安全受到威胁。酒店在保安驱离无效的情况下,采取报警处理并无无过错。

2.两名女性警察来驱离曾先生等三人无效。目前的报道看,曾先生和母亲是自行走出酒店的,父亲是走到门口后被两名女警抬出门的。从视频看,曾先生随后自行扑倒在地嚎叫。此过程不能认为是暴力执法。即便在中国,警察执法受阻,不得不发生肢体接触时,出现类似情况也属于正常。

目前有争议的是后面发生的事情:为什么瑞典警察要把游客带到所谓的墓地附近“扔掉”,而不是带回警察局?这也是我们很多中国网民所不理解的。难道这就是瑞典的国情?据瑞典驻华大使馆发布的消息,“瑞典方面都会指派专门的检察官对案件进行独立调查以确定警方是否有失职或违法行为”。对此我们只能静候。

但是我们看到网传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临床免疫系潘嫱教授对此事件发表了看法。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答案。

这位潘嫱教授是谁呢?
2015年12月09日在屠呦呦获得诺奖期间,人民网-科技频道(记者李玫忆等)独家专访了一批瑞典著名科学家,其中也包括了潘嫱教授和她的丈夫兰纳特教授。她是接受专访的唯一一名华裔科学家,她在瑞典已经生活了30多年。

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临床免疫系潘嫱教授和丈夫兰纳特教授表示:“祝贺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这项对于世界科学家最高的荣誉,实现了好几代人的梦想。如果我有幸见到屠呦呦本人,我一定会对她说,她为传统中医药的发展提供了非常好的范例。未来,中医的发展不仅仅是传承传统技艺,还要在制药上取得繁荣。”

网传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教授潘嫱的观点全文我们会在文后转载。我们看到她在谈及瑞典警方执法时候是这样说的:

值班警察到场,发现没有人身伤害,不属于刑事案件。但曾家争执吵闹显然影响到他人休息,就按照公共治安事件处理,两位女警察强行将曾先生一家三口抬出旅店,但从曾先生自己散发的视频里,都是轻抬轻放,没看到动作粗鲁或暴力殴打。此时曾家三口认为被歧视欺负,在酒店外高声哭骂,呼叫“瑞典警察杀人啦”
。按照瑞典治安法例,对抗执法并大喊大叫,影响周边居民健康安全,警察有权采取强制措施。于是将三位强行抬上警车,按惯例送到南部近郊一个常规释放点Skogskyrkogården,
(瑞典语森林墓园)放下他们让其冷静。

瑞典警方处理吵架争执,只要没有人身伤害,一般只是拆开双方,分头驶离事发地点,通常是Skogkyrkogården
(市南郊)和Solna Kyrkogården
(北郊)。他们照章办事,无可厚非。但是,在处理这件事上有失偏差:他们对人生地不熟的游客应该和当地居民区别对待,找出更好的办法。加上南区的释放点Skogskyrkogården离公共墓地很近,西方人可能无所谓,但国人很忌讳。估计双方口角失控,情绪激动没能更好处理,甚是遗憾。

如果潘嫱教授的说法成立并被证实,那么瑞典警方在处理没有人身伤害,不属于刑事案件的纠纷时候,把当事人带到所谓的“墓地”就属于正常的例行公事那是人家瑞典的国情惯例,对待本国国民也是这样。瑞典警方的过错在于没有考虑到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没有顾忌中国人对墓地很忌讳,称之为“被扔到了坟场”。容易引起中国人的公愤。

另外瑞典警方还有一个目前未能解释的过错是事件发生了十几天都没有一个官方的调查和处理。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潘嫱教授所了解的事实漏掉了一个不易被察觉的微小情节。那就是起初曾先生三人向酒店要求在大厅休息,并没有发生什么。至少可以认为是暂时被允许的。正因为如此,曾先生才能放心地把父母留在酒店大厅独自外出了一趟。曾先生自己解释是去找别的酒店。但是关键的一个情节出现了:曾先生又领来了一个女人回来,这个女人在酒店没有任何预定,也是来大厅要求休息的。这女人首先被酒店强行要求离开了。按照曾先生的解释,那女人也是找酒店的留学生,曾先生担心她的安全把她领回酒店休息(至少这时候他默认酒店是允许休息的)。对此我们中国人都能理解。但是他想过没有,酒店未必明白,酒店会不会这么想:光你们三个人在这儿休息还不算,你还往这里领人?这还有完吗?后来的事情就发生了变化。。。我就不说了。

下面全文转发《网传潘嫱教授关于瑞典警方粗暴对待中国游客事件的综合判断》:

免疫学博士、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教授潘嫱

一早醒来,被国内朋友的微信刷屏,和前一阵青少年烧车事件连在一起,都担心以和平幸福著称的瑞典会这么快堕落到令人堪忧的境地。

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浏览各群爆棚的信息,联系了涉事酒店Generator
Hostel和警方,终于把理出了个大致头绪脉络。在此对各位亲友的担心表示感谢,但必须再次声明,瑞典并没有堕落,还是讲法制和人权的社会。但这次旅客事件,只是由于文化差异和交流困难而发生了许多令人遗憾的误会。从这件事上深深体会到国内自媒体的辐射穿透力和影响力。

现在把我了解到的非全面实事和一些个人观点和大家分享一下,供各位在判断时参考:

1.
曾先生携退休父母来瑞典自由行,斯京段订了经济型的2星青旅Generator
Hostel,2/9午夜到达酒店,但按酒店规定要下午三点方可入住,可能是由于时差误会少订了一天。据称当时酒店客满,无法办理入住手续,请他们下午再来。这时可能因为长途旅行劳累,加上父母埋冤,脾气不好,开始高声争辩,拒绝离店。

2.
曾先生一家人生地不熟,想按照国内做法,在旅社逗留到天亮,以父母六十高龄身体欠佳理由要求酒店让父母在旅社大堂卧躺休息。酒店因为设施不足,大堂空间有限,加上瑞典酒店法对服务区域的用途严格,不让将就,拒绝了曾先走要求。争执升级,气氛更加紧张。酒店保安干涉未果,认为酒店前台人员有人生危险,终于报警。

3.
值班警察到场,发现没有人身伤害,不属于刑事案件。但曾家争执吵闹显然影响到他人休息,就按照公共治安事件处理,两位女警察强行将曾先生一家三口抬出旅店,但从曾先生自己散发的视频里,都是轻抬轻放,没看到动作粗鲁或暴力殴打。此时曾家三口认为被歧视欺负,在酒店外高声哭骂,呼叫“瑞典警察杀人啦”
。按照瑞典治安法例,对抗执法并大喊大叫,影响周边居民健康安全,警察有权采取强制措施。于是将三位强行抬上警车,按惯例送到南部近郊一个常规释放点Skogskyrkogården,
(瑞典语森林墓园)放下他们让其冷静。

4.
曾先生一家在愤怒和恐惧中煎熬许久才得到路人帮助返回市区,并即时回国。返家后通过自媒体寻求伸冤维权,得到外交部重视,展开了维权行动。先是照会瑞典外交部,要求调查并还以公道。由于瑞典官方一直没有回应,驻瑞典使馆执行祖国意志,发出旅行警示,措辞异常强硬,国内各大媒体纷纷转载,舆论大哗。

综合各方信息判断,个人管见:

1.
瑞典警方处理吵架争执,只要没有人身伤害,一般只是拆开双方,分头驶离事发地点,通常是Skogkyrkogården
(市南郊)和Solna Kyrkogården
(北郊)。他们照章办事,无可厚非。但是,在处理这件事上有失偏差:他们对人生地不熟的游客应该和当地居民区别对待,找出更好的办法。加上南区的释放点Skogskyrkogården离公共墓地很近,西方人可能无所谓,但国人很忌讳。估计双方口角失控,情绪激动没能更好处理,甚是遗憾。

2.
瑞典警力本来不足,事发时段,瑞典正值大选前夕,为保证选前治安稳定,警力更是捉襟见肘,疲于应付;加上因为桂明海事件两国外交处于低潮,瑞典外交部的工作积极性不在状态,不够重视,因此疏于回应,令中国外交部更加愤慨,于是冲突升级;

3.
瑞典警方对中国大妈的泼辣劲严重缺乏认知,受了刺激后措手不及,没能完美处理。和几周前误杀智障青年一样,还需要加强应急培训。

4.
曾先生一家对瑞典文化更是不了解,以为通过吵闹就可以赢得店方警方恐惧而让步,殊不知瑞典是非常尊重法治和人权的国家,对干扰他人休息,威胁他人安全非常反感,为此两个老人涉事,也未能赢得同情。这不能说是歧视,而是误会居多。至于Skogskyrkogården被误解成森林和野兽,那更是情有可原。

5.
瑞典外交部、警方疏于回应,两周了还没有一个明确答复,令事件不断升级,今天在热心华人供稿后瑞典晚报(Aftonbladet)才开始报道,使警方开始特别调查,肯定有不足地方,涉及到两国政治外交,一切都会复杂化。

但一旦主流媒体开始报道,真相一定很快披露,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作为一个在瑞典生活了三十年的华人,很希望祖国富强,更希望两国关系健康良性发展。相信在真相大白后两国政府能理性处理这件其实不是大事的事件。

(免疫学博士、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教授潘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