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必败吗?与陈吉球商榷

施一公及其西湖大学必败吗?与陈吉球商榷

 

晨雾 



 

施一公主持的西湖大学成立,无疑是一件大事。科学网博主陈吉球发出一篇文章《为什么施一公必败?》(本文后附有原文)。从陈吉球的博客首页上看出,他的专业领域是生命科学->细胞生物学->细胞运动。陈吉球的文章通过三点论据断言施一公必败。关于施一公以及西湖大学未来的成败当然是可以讨论的。西湖大学高调成立当然并不意味着就一定成功。但是如果现在预测其失败,也要说出道理来。让我们看看作者陈吉球讲出了什么道理?

 

陈吉球论据1西湖大学的核心领导都是非常精专之才,使他们缺乏对教育和生物科学在总体上有很好的理解和把握。

 

这里看,难道“非常精专之才”就一定“缺乏对教育和生物科学在总体上有很好的理解和把握”吗?似乎没有这样的必然关系吧。

 

作者接着称:生物医学的进步主要受到来自两方面的限制:(1)人口。人口过度老化和过负荷,将使绝大多数的生物医学研究变得没有必要,甚至有害。而生物科学不跟医学靠挂,不会有足够的经费资源。(2)生物医学的基本理论原则有问题:基因的中心法则(DNA-RNA-Protein),抗原抗体学说,统计显著性的值。如果不重兄和界定这三根基柱,生物医学研究的低重复性就不可避免。

 

关于这两点涉及到十分专业的生物医学术语,笔者不敢妄自评价。但是即便作者的观点完全成立,也只能证明建立一所生物医学院校没有前途。虽然校长施一公是涉及从事生物医学方面,并不等于西湖大学也一定是生物医科大学。至少目前我们并没有看出,西湖大学一定是向一所生物医学方向的大学发展呀?我们看到的是西湖大学将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所民办的、含理工生医等多个研究方向的小型、综合性、世界一流高等研究型大学。预计借鉴美国加州理工大学的规模和斯坦福大学的办学理念,秉承“高起点、小而精、研究型”的办学定位,聚焦理学、生命与健康、前沿技术等方向设立一级学科。

 

陈吉球论据2能指望在肿瘤生物学上发表107篇假伪论文的教授和他们的学校,为西湖大学提供世界第一流的师资吗?

 

这里作者似乎在批评西湖大学请来的师资都是“在肿瘤生物学上发表107篇假伪论文的教授和他们的学校”。对此笔者没有调查,不能肯定或者否定。但是这里同样带给我们一个假设:那就是西湖大学就是一所生物医学专科大学。没有其他学科。这个假设成立吗?除非西湖大学在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面前撒了个谎。

 

陈吉球论据3哪里还有第一流的生源去读生物科学?起再好的房子,给再多的补助也没有用啊,因为毕业后找不到工作。

 

这第三点是说读生物科学的学生未来找不到工作,所以西湖大学不会有好的生源。关于生物科学,目前就业情况确实不佳,未来如何也值得探讨。但是这第三点论据同样是假设西湖大学的生源都是生物医学类学科。这个假设还是有问题。

 

文章的结尾作者总结道:这里涉及一个值得所有生物医学科学研究工作者都应该思考的问题:我们从事这些研究的方向是不是有问题?为什么?

 

这句话说到了作者的观点,与其说作者在质疑施一公及其西湖大学未来的前途,不如说是在质疑生物医学科学研究工作者未来的前途和工作方向。假如作者质疑的是“为什么施一公及其西湖生物医科大学必败?”也许还有些道理。

 

难怪我们看到文章后面很快就有了一位与陈吉球同为科学网博主的张士宏写的评论,与笔者观点类似:

 

张士宏

西湖大学并不是“生物医药专科学校”啊,是多学科的研究院和大学,生物只是其中之一。在西湖S1G不再是生物医药专家了,他是校长。作为个人他无所谓成功与失败,老板们和官方给他尝试机会,就是成功的起点了。

 

因此仅从陈吉球的三点质疑我们还看不出施一公及其西湖大学必败。尽管如此,也不能说陈吉球的质疑毫无意义,因为至少生物医学是西湖大学未来最重要的一个发展方向之一。西湖大学在生物医学方向可以阅读借鉴陈吉球的观点。同时,公众也不希望未来看到的西湖大学是一所生物医科大学。

 

其实,关于对西湖大学的质疑声,从它还在筹备的时候就声声不断。20181月施一公刚刚请辞清华大学副校长全职执掌西湖大学的时候,笔者就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但愿西湖大学不会成为第二个南方科大》,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讨论西湖大学未来可能遇到的问题,那就是在中国办大学一定摆脱不了现行体制的桎梏。相信西湖大学正式成立之后,各种质疑声也还会不绝于耳。


—————————

 

陈吉球原文:

为什么施一公必败?

 

   1. 西湖大学的核心领导都是非常精专之才,使他们缺乏对教育和生物科学在总体上有很好的理解和把握。

 

   传统大学是建立在纸张印刷技术上的文明产物。随着数码网络技术日新月异的进步,将把学校无情地淘汰,就象报刊杂志电影电视一样。而这种时候还花巨资盖所大学,不识时务也。生物医学的进步主要受到来自两方面的限制:(1)人口。人口过度老化和过负荷,将使绝大多数的生物医学研究变得没有必要,甚至有害。而生物科学不跟医学靠挂,不会有足够的经费资源。(2)生物医学的基本理论原则有问题:基因的中心法则(DNA-RNA-Protein),抗原抗体学说,统计显著性的值。如果不重兄和界定这三根基柱,生物医学研究的低重复性就不可避免。也就是说,一所大学的领导,满脑子只是想在“科学”,“自然”,“细胞”等牛逼杂志上发文章,而很少去考究这些文章是不是可重复,是不是可信,为什么,这所大学注定要失败。

 

   2. 能指望在肿瘤生物学上发表107篇假伪论文的教授和他们的学校,为西湖大学提供世界第一流的师资吗?

 

   这不是一颗老鼠屎搞坏一锅汤的问题,是一锅汤里浮出几颗老鼠屎的事。教育和科研的系统出了问题,这不仅是在中国,在美国及全世界都一样。欧美只是有相对健全和严格的监督体制而已。但监管只是表,不能触及根本。就象一个肝功能衰竭的病人,怎么防治都会出现反复严重的感染,用再多的抗菌素也是徒劳无益的。教育的系统性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教育,从小学到大学,所提倡,所灌输的功利性价值观引起的。政府,学校,家长,学生,都抱有非常严重的功利主义参与教育。名利是衡量各位参与者成败的最重要或唯一尺度。这种土壤中催生出来的学校和教师与教育自我标榜的宗旨格格不入。因为早期西方教育起源于教会,主要是为宗教服务的。孔孟之道提倡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如果把教育当作提升GDP 的工具,施校长,多搞点钱才是硬道理。

 

   3. 哪里还有第一流的生源去读生物科学?起再好的房子,给再多的补助也没有用啊,因为毕业后找不到工作。

 

   现在大多数的生物医药公司都在裁员。NIH 的经费无增有减,生物系怎么读?在美国,第一次拿到R01课题,能自己独立的科研者,平均年龄是44 岁。怎么结婚,买房子,生儿育女?如果不利于繁衍后代,又没有献身精神,这行业怎么继续?西湖大学想要如施一公所称的成功,只有把该校改成西湖书院或三潭草堂。

 

   这里涉及一个值得所有生物医学科学研究工作者都应该思考的问题:我们从事这些研究的方向是不是有问题?为什么?

 

信息来源:2018-10-21 陈吉球
科学网博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431-1141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