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悦读:被讨厌的勇气(外一篇)


被讨厌的勇气

陈文茜

【导读:快乐取决于心态,而非“赞、自尊、社会认同”,甚至后者越多,我们有时候越会失去自我。这一生你不曾“成功”,可能代表你好好地为自己活了一生……】

我想很多人都非常害怕“被讨厌”。正是这样的恐惧,让另外一条广为人知的人生座右铭——“做自己”——成为空中楼阁。于是众人皆是,我亦是;众人皆非,我亦非。

近日阅读一本叫《被讨厌的勇气》的书,作者之一岸见一郎是奥地利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的信徒,封面上写着一段短短的话语:“所谓自由,就是(不怕)被别人讨厌。”“有人讨厌你,正是你行使自由、依照自己的生活方针过日子的标记。”

阿德勒学派相信所有人生的烦恼皆来自人际关系,割舍别人的认同是一个人获得自由的重要功课。

人为什么需要得到他人的认同,或者说,人为什么害怕“被讨厌”?岸见一郎的解释非常无情:因为多数人没有能力把“自己”和“他人”的需求分离。从某个角度看,站在潮流一方或者符合父母、社会的期望,是一件“很过瘾”的事。但这是一个陷阱,当你小心翼翼地保护瓷娃娃般易碎的“人生形象”时,你其实正在失去你自己,你过的是别人的人生。

这一生,你不过是为了满足他人的期望而活的傀儡。

在社交网络牢牢包围大众的年代,阿德勒的思想非常值得被重新审视。

阿德勒生于1870年,1937年去世。他是“个体心理学”的创始者,与弗洛伊德、荣格并列为三大心理学家。他的许多研究往往能提出不同于一般成见的解释,例如一个不断强调创伤经验的人,是因为他知道借由反復诉说创伤,可以得到周遭朋友、家人的同情,因而获得某种“特别待遇”以便逃避责任。因此创伤不是重点,想要获得“特别待遇”才是目的。身为心理学医师的阿德勒在面对病人时,常常先挑明“逃避”的目的,不让对方胶着于对往事的叙述。

阿德勒的年代没有电脑和社交网络,如果他晚生100年,或许他可以对我们现在不只被家人、朋友,而且被社交网络高度包围的人际关系提出更杰出的言论。甚至他可能会设计一个网页,不只可以点“赞”,还可以点“讨厌”……然后告诉众人,当你得到的“赞”愈多,你愈危险;如果你得到的“讨厌”愈多,不用伤心,这可能仅仅代表你比别人活得自由。

我们每个人都知道,真正大成功者如乔布斯,或者在历史上留名的丘吉尔、胡适等,都是出名的“不从众”“不在乎被讨厌”“坚持自己”之人。可即使明知如此,当自己面对可能被“讨厌”时,许多人仍不免选择牺牲自己本来相信的思辨及价值,以“从众”的方式逃避自己的难题。

快乐取决于我们的心态,而非“赞、自尊、社会认同”,甚至后者越多,我们有时候越会失去自我。这一生你不曾“成功”,可能代表你好好地为自己活了一生;如果“成功”,小心检视,你的成功是否只是以害怕被他人讨厌换来的。若是如此,那你的成功不过代表着“你为他人活了一辈子”。

【外一篇】

击败自己


松浦弥太郎

前几天同别人聊天的时候,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如果你现在需要一举击败自己的话,你会怎么做?想变得更强,你就最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我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假设,这对于我来说是个不小的冲击。

举个例子。假如你现在正经营一家商店,生意不错。接着,你让自己分身出来站在对立的角度思考问题:如果现在隔壁新开一家商店,为了对抗眼前这家经营得不错的旧商店,直至让它关门大吉,你应该怎么做?

这是一种从客观的角度审视自己、找到自己致命弱点的思考方式。一旦找到,就要努力使自己变强,完善自己。这对自己今后的成长有很大的帮助。

那个人还说:“重要的是,要常常抱有自己就是自己人生最大、最强的敌人的态度。”

原来如此。在工作上,這种意识似乎也能起到很大作用。最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所有秘密的人,只有一个。成长,从对自己时友时敌、清楚自己的一切强弱开始。

“现在开始训练自己,发现自身哪一项能力最强。人们总是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所以一直无法变得更强。”这是正中靶心的一句话。

比起想做的,我们更应该知道自己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