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后,西湖大学会成杭州新名片

西湖大学昨天正式成立,5名诺贝尔奖得主出席

校长施一公接受媒体采访,畅谈执校理念

10年后,西湖大学会成杭州新名片

它承载了五六代人的愿景

晨雾 / 转贴

本报记者 郑琳

10年后,西湖大学会成杭州新名

 


施一公在西湖大学成立大会上致辞。

“我人生前40年成家立业,接着用10年报效我的母校清华大学。”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说,“现在,我在杭州的时间已经多过北京。创办西湖大学,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一件事。”

刚刚过了知天命年纪的施一公,迎来人生最大转折点。西湖大学昨天正式成立,杨振宁亲自赶来揭牌。

从上午的西湖大学成立大会,到下午主持高等教育论坛,以及接待5名诺贝尔奖得主、70余位国内外校长及代表、近百位捐赠人组成的庞大嘉宾团,施一公一天的行程排得满满。但他终于还是抽出午饭后的几十分钟,首次以西湖大学校长的身份公开接受媒体采访。

非营利性新型高等学校

西湖大学已筹集35亿元资金

在中国,教育改革从来都是不容易的,高等教育改革更是“道阻且长”。

施一公在昨天成立大会的致辞上说:“目前中国大学的现状和可预测的未来发展还不能完全满足社会大众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求,也不能满足中国可持续发展和经济转型对尖端科技的需求。”

西湖大学“社会力量举办、国家重点支持的非营利性新型高等学校”,更是一种全新的模式。

说到办学遇到的困难,施一公只举了一个例子:“中美贸易战,给我们的捐赠带来了意料之外的影响。这说明西湖大学和国家、社会和企业要面临同样的困难。我们的困难和国家的命运是相连的。”

但是他话锋一转,表示这些困难与得到的政府与社会各界支持相比不足为道。

施校长透露,今年7月,济南市12岁的张子昊给他写信,将他和两岁弟弟攒下来的所有压岁钱捐赠给西湖大学,希望为大学创建出一份力。

两个月前,一名普通公务员找到“西湖教育基金会”在北京的办公室,用银行卡刷了10万元捐款,几乎是卡里的全部金额,工作人员想劝都劝不住。

十天前从美国堪萨斯城归来的雷凯博士带来一张当地华人夫妇阮英钢、李琼丁的美元支票,留言:“深知育人不易,能为你们建学校出点微薄之力是我们的福气”。

“我觉得,创办西湖大学不是我一个人的初衷,而代表了几代人的想法。创办前我问过母亲和107岁的爷爷,他们都非常支持,12岁的小学生也给我们捐赠,这样算起来有五六代人了。”施一公说:“他们和其他许许多多捐赠人一样,是西湖大学的同行者,也是最早看到西湖大学未来的人。”

到目前为止,西湖大学有36位创始捐赠人,400多位其他捐赠人,捐赠金额已经超过35亿元人民币。

“虽然受到了经济走势、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但我相信西湖大学的募捐还会进一步打开局面。”施一公说,“对于在8~10年之内,计划捐赠金额达到200亿元人民币,我是充满信心的。相信有200~300亿元的本金,它的投资收益可以支撑西湖大学的运行,和引进顶尖人才。”

教育基金会代表社会力量

西湖大学属于每个老百姓

“也许有的老百姓没有意识到,西湖大学其实属于每个人。”施一公说。

西湖大学的独特体现在办学模式,这所学校的举办者是“社会力量”,社会力量体现在西湖大学的教育基金会代表。

“西湖大学的校董会成员是由基金会理事会提名的,校董会是学校最高的决策机构。所以我们的基金会承担了很重要的作用,它要面向社会,为学校募资;它要推荐校董会成员,对学校事务进行指导。我们的募资方式和欧美的大学相似,同时也有独特的地方,更加注重中国的元素。”

“我们建立校董会制度,学校定性为非营利性大学,不会有一分钱拿来分红。每位老师都是西湖大学的拥有者,其实这所学校是被整个社会所拥有的。”

对于这样的民办高等院校,政府已经出台政策扶持。

2016年11月,国家修订了《民办教育促进法》。2017年1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民办学校实行非营利性和营利性分类管理”。在修订版的《民办教育促进法》里规定,“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享受与公办学校同等的税收优惠政策。”“新建、扩建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人民政府应当按照与公办学校同等原则,以划拨等方式给予用地优惠。”

“这是国家对民办教育很大的肯定和支持。所以西湖大学是得到了法律保障的。”施一公说,“社会力量举办,国家重点支持的新型民办大学,时时刻刻与社会发生关系。

工作重心转到杭州

10年后,西湖大学成杭州新名片

在今年西湖大学开学典礼之前,施一公和一些同事一起到西湖晨跑。现在,在西湖边跑步成为他的一种生活方式。

落户在杭州,让施一公的生活重心从北京转移到了杭州。

“2015年的时候,我从北京坐高铁到杭州来回19次。2016年,在西湖高等研究院成立之前,我来了将近40次。现在,我在杭州的日子已经多于在北京的日子。”

他还历数了自己和杭州的渊源:父亲出生在杭州,107岁的爷爷是浙江大学毕业的。“杭州正在成为我第二故乡。”

施一公坦言,西湖大学在杭州创办,“很幸运,能在杭州这个特别有创新创业氛围的城市,在浙江这个包容、思想开放的省份来创建这所学校。”他同时也相信,西湖大学会给杭州和浙江的科技、教育和经济带来活力。

“西湖大学以基础研究为主,也看中创新转化。也许5年、10年后,西湖大学会在不同领域给浙江的创新经济、尖端科技发展做出贡献。相信10年之后,大家来杭州不仅是看西湖,也会看西湖大学。”

信息来源:2018-10-21
《钱江晚报》


http://qjwb.zjol.com.cn/html/2018-10/21/content_3706418.htm?div=-1
 



 

10年后,西湖大学会成杭州新名片

西湖大学昨天正式成立,5名诺贝尔奖得主出席

校长施一公接受媒体采访,畅谈执校理念

10年后,西湖大学会成杭州新名片

它承载了五六代人的愿景

晨雾 / 转贴

本报记者 郑琳

10年后,西湖大学会成杭州新名

 


施一公在西湖大学成立大会上致辞。

“我人生前40年成家立业,接着用10年报效我的母校清华大学。”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说,“现在,我在杭州的时间已经多过北京。创办西湖大学,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一件事。”

刚刚过了知天命年纪的施一公,迎来人生最大转折点。西湖大学昨天正式成立,杨振宁亲自赶来揭牌。

从上午的西湖大学成立大会,到下午主持高等教育论坛,以及接待5名诺贝尔奖得主、70余位国内外校长及代表、近百位捐赠人组成的庞大嘉宾团,施一公一天的行程排得满满。但他终于还是抽出午饭后的几十分钟,首次以西湖大学校长的身份公开接受媒体采访。

非营利性新型高等学校

西湖大学已筹集35亿元资金

在中国,教育改革从来都是不容易的,高等教育改革更是“道阻且长”。

施一公在昨天成立大会的致辞上说:“目前中国大学的现状和可预测的未来发展还不能完全满足社会大众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求,也不能满足中国可持续发展和经济转型对尖端科技的需求。”

西湖大学“社会力量举办、国家重点支持的非营利性新型高等学校”,更是一种全新的模式。

说到办学遇到的困难,施一公只举了一个例子:“中美贸易战,给我们的捐赠带来了意料之外的影响。这说明西湖大学和国家、社会和企业要面临同样的困难。我们的困难和国家的命运是相连的。”

但是他话锋一转,表示这些困难与得到的政府与社会各界支持相比不足为道。

施校长透露,今年7月,济南市12岁的张子昊给他写信,将他和两岁弟弟攒下来的所有压岁钱捐赠给西湖大学,希望为大学创建出一份力。

两个月前,一名普通公务员找到“西湖教育基金会”在北京的办公室,用银行卡刷了10万元捐款,几乎是卡里的全部金额,工作人员想劝都劝不住。

十天前从美国堪萨斯城归来的雷凯博士带来一张当地华人夫妇阮英钢、李琼丁的美元支票,留言:“深知育人不易,能为你们建学校出点微薄之力是我们的福气”。

“我觉得,创办西湖大学不是我一个人的初衷,而代表了几代人的想法。创办前我问过母亲和107岁的爷爷,他们都非常支持,12岁的小学生也给我们捐赠,这样算起来有五六代人了。”施一公说:“他们和其他许许多多捐赠人一样,是西湖大学的同行者,也是最早看到西湖大学未来的人。”

到目前为止,西湖大学有36位创始捐赠人,400多位其他捐赠人,捐赠金额已经超过35亿元人民币。

“虽然受到了经济走势、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但我相信西湖大学的募捐还会进一步打开局面。”施一公说,“对于在8~10年之内,计划捐赠金额达到200亿元人民币,我是充满信心的。相信有200~300亿元的本金,它的投资收益可以支撑西湖大学的运行,和引进顶尖人才。”

教育基金会代表社会力量

西湖大学属于每个老百姓

“也许有的老百姓没有意识到,西湖大学其实属于每个人。”施一公说。

西湖大学的独特体现在办学模式,这所学校的举办者是“社会力量”,社会力量体现在西湖大学的教育基金会代表。

“西湖大学的校董会成员是由基金会理事会提名的,校董会是学校最高的决策机构。所以我们的基金会承担了很重要的作用,它要面向社会,为学校募资;它要推荐校董会成员,对学校事务进行指导。我们的募资方式和欧美的大学相似,同时也有独特的地方,更加注重中国的元素。”

“我们建立校董会制度,学校定性为非营利性大学,不会有一分钱拿来分红。每位老师都是西湖大学的拥有者,其实这所学校是被整个社会所拥有的。”

对于这样的民办高等院校,政府已经出台政策扶持。

2016年11月,国家修订了《民办教育促进法》。2017年1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民办学校实行非营利性和营利性分类管理”。在修订版的《民办教育促进法》里规定,“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享受与公办学校同等的税收优惠政策。”“新建、扩建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人民政府应当按照与公办学校同等原则,以划拨等方式给予用地优惠。”

“这是国家对民办教育很大的肯定和支持。所以西湖大学是得到了法律保障的。”施一公说,“社会力量举办,国家重点支持的新型民办大学,时时刻刻与社会发生关系。

工作重心转到杭州

10年后,西湖大学成杭州新名片

在今年西湖大学开学典礼之前,施一公和一些同事一起到西湖晨跑。现在,在西湖边跑步成为他的一种生活方式。

落户在杭州,让施一公的生活重心从北京转移到了杭州。

“2015年的时候,我从北京坐高铁到杭州来回19次。2016年,在西湖高等研究院成立之前,我来了将近40次。现在,我在杭州的日子已经多于在北京的日子。”

他还历数了自己和杭州的渊源:父亲出生在杭州,107岁的爷爷是浙江大学毕业的。“杭州正在成为我第二故乡。”

施一公坦言,西湖大学在杭州创办,“很幸运,能在杭州这个特别有创新创业氛围的城市,在浙江这个包容、思想开放的省份来创建这所学校。”他同时也相信,西湖大学会给杭州和浙江的科技、教育和经济带来活力。

“西湖大学以基础研究为主,也看中创新转化。也许5年、10年后,西湖大学会在不同领域给浙江的创新经济、尖端科技发展做出贡献。相信10年之后,大家来杭州不仅是看西湖,也会看西湖大学。”

信息来源:2018-10-21
《钱江晚报》


http://qjwb.zjol.com.cn/html/2018-10/21/content_3706418.htm?di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