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高考试题’

高考与“大面积”

Wednesday, May 29th, 2013

祝云天
曾经有人把高考竞争激烈程度比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随着时间的推移,高校扩招了,一些地方的录取率甚至达到80%以上,也就是说只要参加高考,“有书读”并不难,对于这个“有书读”这个要求来说,“独木桥”已经变成“阳光大道”了。但是并非每参加高考的学生只追求“有书读”,要读就读个更好的,要到更好的大学去这个愿望依然存在,特别是这个“千军万马”抢饭碗的时代,985、211类高考越来受到热捧。因为还年轻,总有属于自己的梦,因为梦想,脱颖而出就是自己的天性。要想脱颖而出,就要从“大面积”中走出来。
就拿北京来说,2013年高考还没有考,很多人觉得几年试卷难度变小,听风即雨,官方的理由是降低难度为学生减负,家长们认为北京要提升一本线,为了面子。但是我们仔细想想,高考试题能轻松的让大面积的考生适应吗?如果大面积都适应了,录取呢?只要你的出发点不是“有书读”,只要你想追求更好的学校,那么就得从大面积中脱颖而出。一个考生要进入自己理想的学校,要通过三关,分别是:
命题关:在这个以“能力为主”的命题年代,高考试题越来越注重对考生分析能力、获取信息能力、知识运用能力、表达能力的考查,逐渐淡化了对识记能力的考查,因此对于大面积考生来说,并非容易。其实不是考生能力本身不足,而是很多方面决定的,之前在微博中说“当前高考的主要矛盾就是命题理念的先进性与落后的教学体制之间的矛盾。”高校要选拔人才,教育主管要减负,考生要实现个人价值,家长对孩子望子成龙的愿望越发强烈,那么“减负”这个词变得那么不现实,因为只要竞争还在,更多的人就轻松不起来,你要想真正实现减负,那就“脱颖而出”再说。因此说,高考命题因为减负而调整难度这个说法变得多么苍白?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高考命题受到“面子”影响,没有最大限度考查学生的能力,将考生之间的差距拉开,那么录取的时候是多么残酷?在残酷的竞争与录取面前减负还能给人带来幸福感吗?
从近今年全国各地的命题来看,容易题的越来越少了,考生普遍不适应,觉得题目难的现象越来越多了,特别是在以能力立意的命题思想面前,对于教学体制来说,特别是对那些提倡死记硬背的教学方式来说是一种促进。因为盲目的头悬梁式的努力也许不适应高考,而头脑清醒、思维敏捷、多角度联系与思考能更好的适应高考,这样即便是应试教育,如果能培养出一群头脑清醒、思维敏捷、多角度思考的人,那么对于教育来说是一种幸事。因此说在2013年,全国各地,大面积不适应高考的卷的现象依然普遍。
阅卷关:你要想拿到分数,实现自己的理想,不是你自我感觉良好就一切解决了,还要过阅卷关,你所表达的内容是否符合要求,需要阅卷老师来评判。作为家长和考生来讲希望阅读尺度松,因为这样对自己有利,其实并非这样,客观题部分是机器阅卷,现在变得没有争议,你选对了就对了,没有选对的就不能拿到分数,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没有什么可以争议的。主观题部分,特别是分值大的部分,例如说作文,基本上实现了两位老师阅卷,如果两位老师给的分数出入较大,那么还有“仲裁”,即便是对于分值较小的主观题,那么参考答案中,对于给分情况都进行了细分,在给分的细节上尽量做到完善。但是每年高考之后,很多考生看到自己的分数,有点不接受,觉得自己分数被无缘无故的扣掉了,申请查卷,结果对于大面积的查分者来说,依然是一无所获。因此说,有时候你自己觉得能做对,或者答案对了,思路对了,但是没有达到人家制定的标准,未必就能拿到理想的分数。试问一下,2012年北京文综卷,很多考生不适应,从阅卷、考生反映中就能看出来,那么为什么不去调整一下阅卷尺度让考生们分数涨上去,那样还能挽回“面子”,可是现实没有这样做,因为阅卷的尺度摆在那,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对于很多考生来讲,即便是试卷难度降低,他们也未必拿到高分,主要是因为答题环节存在的问题没有被解决。也可以说,高考阅卷对于绝大面积的考生来说是公平的。
录取关:特别是对于考前填报志愿的考生来讲,高考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与志愿有关,你如果没有根据自己的实际,盲目冲高,那么高考没有发挥好,就落榜,当你跌落到二志愿的时候,也许意味着“失败”。特别是对于北京来说,2013年在众多名校减招的情况下,对于考生来讲“有书读”依然容易,但是想上好的一本院校,难度变大了。也许你可能对试题适应,顺利过了阅卷关,但是你填报的学校今年是热门,大家都拿到高分,那么对于你来说,竞争性依然很大。从目前的录取率来看,对于大面积考生来讲,依然很难上重点院校。
在考前,很多考生放松了,还有很多觉得高考就是那么容易,其实不是这样的,高考对于大面积的考生来讲,依然不容易。因此说,在考前,考生们还是要谨慎对待。
祝愿考生们顺利通过“三关”,从大面积中“脱颖而出”!